踩脚踏车

编辑:长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30 04:22:25
编辑 锁定
蛋堡,第五张词曲爵士饶舌创作专辑《踩脚踏车[1]  》。连续两年以三张专辑「最佳新人」以及「最佳专辑」入围金曲奖的蛋堡,创作火力依旧旺盛。
中文名
踩脚踏车
所属公司
亚神音乐
流    派
流行
发行时间
2011-10-26
歌    手
蛋堡

踩脚踏车专辑简介

编辑
专辑名:踩.脚.踏.车
歌手:蛋堡
歌手:蛋堡 歌手:蛋堡
发行时间:2011-10-26
流派:流行、爵士
所属公司:亚神音乐
连续两年以三张专辑「最佳新人」以及「最佳专辑」入围金曲奖的蛋堡,创作火力依旧旺盛,不但受邀在日本(Shin Sight Trio),香港(24Herbs)和马来西亚(Manhand)等各国乐队的专辑里跨刀,更首次担任制作人替谢和弦的新专辑炮制了单曲『Crazy For You』[2] 
而对自己的年度专辑创作计划也没因此怠惰,蛋堡找来自己心仪已久的传奇嘻哈制作人Shin-Ski共同打造新的专辑,整张专辑除了由Shin-Ski操刀编曲制作之外,还邀请了完美嗓音创作才女徐佳莹共谱晦暗暧昧情歌”嘘……”以及礼聘乐坛雷鬼小霸王Matzka跨刀首次尝试了弛放雷鬼小品『听一首歌』。
在经典的<月光>专辑之后,蛋堡推出的并不是另一张气度恢宏的野心之作,他邀请自己喜欢的朋友创作出一首首小品集结成册,就像是专辑同名单曲『踩.脚.踏.车』所表达的一样,在秋意渐浓的时节里以他独有的轻松节奏,带你穿梭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恣意漫游。

踩脚踏车专辑曲目

编辑
01 ShinLip(Intro)
02 踩.脚.踏.车
03 Day by Day (interlude)
04 嘘…… 蛋堡/徐佳莹
05 黄昏滨海 (interlude)
06 听一首歌 蛋堡/Matzka
07 MPC, Turntables and Mic (skit)
08 找王A
09 未完待续 (outro)
[3] 

踩脚踏车歌词赏析

编辑

踩脚踏车ShinLip (intro)

这又是个插曲 当我碰上shin-ski
  新的beat 每天播放怎麼听都听不腻
  我也听到你们的呼喊 '软嘴唇 kiss me!'
  It's easy 不要急 我们有求必应
  从神户来到台北 在这之前 SL and Shin-ski
  我们用skype开会 现在他就在我旁边
  让我们 doitmy way 在这叫做生产室的房间
  每天碰面在2pm 坐在充满音乐的空间
  用耳朵工作 如果有空 就穿梭通化街动线
  买些食物和啤酒 如果有中 就躺在沙发 chillin'
  卷纸手工艺 就交给 Dr.Paper
  颜社的好兄弟在这时候都飞了 都飞了 都飞了
  我们都飞了 我喜欢这种生活 让ㄧ切没有规则
  讨论jazz and Hip Hop 然後做出来 带有我们色彩的拍子
  这是Shin-ski 新的蛋堡 新的颜社
  我叫它ShinLip 听著 这只是个开始[4] 

踩脚踏车踩.脚.踏.车

词/曲 by 蛋堡
编曲 by Shin-Ski
  专辑:踩.脚.踏.车
  (Let's go ah ah Let's go SL)
  It's a sunny day
  写作文会说风和日丽
  I want a funny way
  用照片写我日记
  卷起裤管 套上球鞋 搭我的fixie
  没忘记 侧边口袋塞进"半格机"
  什么路线 直线 还是过弯多
  这是个探险 大街小巷都穿梭
  说我帅 这种旁人眼光要在意
  除此之外 他们说的什么都放屁
  没有目的地
  I just get around
  晃一晃 把烦恼暂时都遗忘
  附近有只熟狗 或许顺道去拜访
  不知道名字 见面都称呼他 大黄
  也或许 刻意经过旧人家门口
  回想那一段 已改掉的习惯
  而这些都只会是旅程的某一站
  像你听到现在刚要经过Verse 1
  踩脚踏车我踩脚踏车#%¥#...
  没有满天星 我没装火箭筒
  限乘一人 这规定从来没变动
  我只载我自己 单车霹雳游侠
  突然骑过去 别看错以为是林Yo嘉
  这是饶舌小哥fixed gear李麦克
  有了我伙计 谁管你乔丹几代呢
  不管想往哪儿走 从不塞车
  不管什么地方 只要喜欢就待着
  别人刹车 我S K I D
  这减速 So smooth just like me
  没练会的特技 不觉得可惜
  说我逊 我听不见 我戴耳机
  做我自己 我没还停止踩踏
  跟着耳机里的节奏踩踏
  就算逆向 反正有车来我就闪它
  空气里的潇洒 那是我散发 ah
  踩脚踏车我踩脚踏车#%¥#...
  喜欢这种速度 把世界看得更清楚
  别看我单速 以为踩得很辛苦
  大哥 大哥 我齿比 18比42
  机车停红灯 我们时差 就在此刻
  寻找理想住处 或许看看老房子
  认识一个城市 "骑单车"是个好方式
  稀罕的 是没遇过的店面和住家
  幻想着的生活 我已经在度假
  把高大的烟囱 废弃的工厂 湛蓝的天空
  抓进相机里收藏
  随性 Snap shot 当然没在管缩放
  我要的是气氛 不管画面多晃
  于是轮子越转 我的日记 越丰富
  从中午 到晚上 只有肚子变空腹
  有天回顾 这回忆会是正冲负
  鲜艳又强烈 像彩色玛丽莲梦露 ah
  踩脚踏车我踩脚踏车[5] 

踩脚踏车嘘...

他是你最喜欢的类型
  但你 只能看著他的背影
  隔著很远半径 围绕像卫星
  当他突然转身 你却没法对应
  就这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总是又想起 在快要忘记之前
  快要放弃之前 又碰上他失恋
  但当他失恋 他又需要段时间
  跟著他相簿 从'一月'到'十二'
  你们的身边各自有人来去
  从'生日派对'一路到'出国玩乐'
  胸口的纠结 还在继续
  说他不知道 那倒也不一定
  说注定纠缠 那倒也太迷信
  偶尔问後的短信 或许没别的意思
  心里的止水 又被投了颗大石
  这是秘密 我的心被困在你的身边
  像个间谍 暗中收集你的每个画面
  你的世界 留给我太多想像空间
  多想对号入座 走进你的状态里面
  时常在夜晚 你听些歌
  听励志的 想像已经切割
  听悲伤的 日记你边写著
  有时无法负荷 哭完先歇了
  follow他网志 近况和往事
  却脱节到像从没认识般讽刺
  你们是渐行渐远的两条线
  你总回想 那何时曾是交叉点?
  充满交集的生活圈
  或许上次遇到就在昨天
  也或者某个瞬间 你们擦肩如电影般
  主角交错时 一切速度会放慢
  '但我终究只是个观众'
  你的惋惜 只是幻想在煽动
  这部电影 从来没有人看懂
  你的激动处 只有自己在颤抖
  这是秘密 我的心被困在你的身边
  像个间谍 暗中收集你却没人发现
  你的世界 留给我太多想像空间
  多想对号入座 走进你的状态里面
  有时候姑且 对爱情有时候将就
  抽离後回神 又是个深秋
  有时 这真的无关公不公平
  有时 这一切不是忠不忠心
  这就是个小祕密 藏在心里的小祕密
  进入你心里 还要穿越一个迷宫
  而大部分的人留在迷宫入口
  所以你没提起 但也没伪造
  对你而言存在 对别人没味道
  他们不会查觉你难过因为他
  有时身边是谁 事实上也没差
  现在谁陪他 反而你挂心
  有时因为害怕 又不多打听
  怕想到他在别人怀中 你没得抱
  或许执著只是因为 从没得到
  这是秘密 我的心被困在你的身边
  像个间谍 暗中收集你却没人发现
  你的世界 留给我太多想像空间
  多想对号入座 走进你的状态里面
  你的文字 是描述近况 还是一瞬间
  你的照片 在我眼里都是延伸画面
  几次点开视窗不敢键入一个字
  这就是现实 爱情从来没有实现[6] 

踩脚踏车听一首歌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唱歌)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你偶然听到一首歌 或许你刚跟某人吵架 你气走了
  卡在对与不对之间 那段时间是个低潮 关于家庭学业和失恋
  那首歌 刚好说中你的心事 它或许听来没有那么精致
  是一个反抗声音 是一首情诗 是你唯一解放 没人能禁止
  到底谁演唱 甚至谁作曲作词 充满兴奋的你找了很多次
  它可能正流行 或许早过时 或像只为你存在 没别人认识
  你不禁猜想 作者怎样生活着 如此相近 你们有没有遇过呢?
  每天睡前 它是你摇篮曲 每个早上都唱 生活早被它占据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唱歌)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跟着你
  在你后来的生活里 你一直寻找一种气氛 你一直想模拟
  但那故事 已无法复制 你用各种姿势和状态 都没法想起
  很多回忆像被拖曳进垃圾桶 想不起但没有清空 就是这种
  还以为 能记住没法回想的 只有气味 但久了你也无所谓
  因为过了那个阶段 人生大致回到喜怒哀乐 只是开关在切换
  你拖着许多牵绊 时常想逃往简单 却立即被遣返
  于是你看来越来越淡定 像摸透了算命 其实是麻痹了
  杂乱的思绪 懒得去清理 没有一首歌能打进你心里
  你总是找一首歌 就找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唱歌)
  你总是找一首歌 就找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你突然想起一首歌 那次你刚跟某人吵架 你气走了
  游走对与不对之间 现在你抽烟面对低潮 习惯家庭工作和失恋
  那首歌 代表你的一段故事 对别人是首歌 对你而言不止
  它是个记录 是种温度 是对父子 是场梦 是把钥匙 是个关键词
  在天黑后 天亮前 月台旁 舞台边 沙滩上 夕阳下 它消失 它出现
  除此之外 也总是飘在脑海里 像是它也愿意跟随你
  你也把它放在桌面跟随身听 让那首歌 跟随生命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唱歌)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跟着你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唱歌)
  你总是听一首歌 只听一首歌
  让那一首歌 跟着你
  听一首歌 听一首歌 听一首歌 听一首歌
  听那首歌 听那首歌 听那首歌 那一首歌[7] 

踩脚踏车找王A

我问王A 吃饱没? 没?不然出来逛逛?
  走啦!别牵拖!要不要一句话?'
  随便穿 短裤拖鞋 最近比较热
  久没找 如果没邀他 他都没邀我
  沙加里巴不要? 好 不然来吃夜市
  遇到员警 看 没戴安全帽的都是他
  好加在 那个队长是我爸的叔伯兄弟
  就算我要脱裤懒也没在怕他
  他说他戒了 现在比较没抽烟
  他说这摊的菁仔不错 有掺梅子粉
  我叫他要吐吐准 吐到我我会超滚
  就像尿尿喷到自己 就是角度不够标准
  菜粽这间 阿豆花就要那摊
  现在放假 这里都是一些小孩
  喔! 还有人穿得这麼 hip hop
  我快来占位 不然会等到打哈欠流口水
  若说到王A 那蒜头这样加也不会歹势
  说到王A 一双鞋五千块也买下去
  若说到王A 再难吃他也不会浪费
  他家做水电的 什麼他都处理的很好
  说到王A 吊嘎拖鞋去哪都不会歹势
  若说到王A 他家叫他帮忙 都没抱怨过
  说到王A 跟他出去你就准备被他揶
  他是王A 他是他是他是王A
  吃到超饱 先来海安路坐一下
  时间还早 在那开讲 喝一下
  打一下电话 看妹仔还是朋友
  先邀来打牌 晚点再来喝酒
  阿打给阿峰了吗? 有通吗?
  '喂?' 接起来半天 却没讲话
  嘿! 不要想睡 这理由不通过
  你没来可惜内 王A讲话最好笑
  好 时间差不多了 好来离开椅子桌子
  有人赢得很腥 有人输得脸很臭 阿你们不是很好?
  快点 东西有拿吗 钥匙 口袋有吗 你的左脚?
  王A还拿著一支鸡翅在那啃 啃完又想要邀人出来玩
  吃一个却又饿起来 跑去吃牛肉汤
  吃完 看还有要喝酒吗 不然好来返
  无聊我都找王A作夥无聊 我都找王A
  无聊我都找王A作夥 无聊我都找王A
  无聊我都找王A作夥无聊 我都找王A
  无聊我都找王A作夥 无聊我都找王A
  他是王A 我是王A 你是王A...[8] 

踩脚踏车未完待续 (outro)

What we say? 音乐总是影响你我
  当机会 错失总是影响结果
  但音乐 你想如果你不能接受
  那就燃烧你热情来推崇这节奏
  不论它 来自本土或外地
  享受它 什麼语言不在意
  当音响role 气氛就快递
  随著彼此Flow 一点都~不用翻译
  Music Is Magic 梦想的飞起
  maybe for crazy 尽情的推挤
  或许是唯一 有时是流星
  带你 往最亮的未来 或最美丽的回忆
  到现在 音乐是命脉
  年纪是意外 心态是信赖
  做的是正宗 在混乱的年代
  刮起一阵风 把所有元素卷起来
  然後 不 哪是种魔法 叫hophip
  传遍世界 走到四处都西化
  新的节奏 新的标准 和希望
  新的定量 让所有灵魂被激发
  来到这首 我们有了东方的旋律
  中文的思想 禅意的延续
  跟著穿越时空的编曲
  让人穿越迷茫的烟雨
  於是传承可以继续前进
  向未来 也向世界前进
  只是 有天 我们都不再年轻
  音乐的炼金术士都还在炼金
  Music Is Magic 梦想的飞起
  Maybe for crazy 尽情的推挤
  或许是唯一 有时是流星
  带你 往最亮的未来 或最美丽的回忆[9]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音乐作品 爵士乐 流行音乐 娱乐作品 专辑